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guoshun1230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起诉与反诉,从南京到东京  

2009-05-08 14:26:3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4月中旬,她的名字又一次登上了南京各家报纸的版面,这一次终于是一个好消息。这位80岁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,在经过九年的跨国官司后,终于获得了来自日本的赔偿。

起诉与反诉,从南京到东京 - 小草 - guoshun1230的博客

起诉与反诉,从南京到东京

夏淑琴是1937年12月13日那场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。那一年,她只有8岁。如今在她的名片上,只印着“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见证人”的字样。

这九年来,夏淑琴的生活一直与官司缠绕在一起。在她居住的南京百水家园小区,许多并不相识的人也知道,小区里有个大屠杀幸存的老太太在打一场事关名誉的官司。

“夏老是一位著名的幸存者,”江苏法德永衡律师事务所主任谈臻律师说,“相关的证据材料非常充分。”

夏淑琴是南京大屠杀期间少数被外国人用电影、文字等确凿证据纪录下来的幸存者。《拉贝日记》中便有对夏家的记载。在德国、美国的档案馆中,也保存有关夏家灭门惨剧的档案。

但是,这个无可争辩的事实却在1998年受到了一些日本右翼分子的所谓“质疑”。

“一个女孩被刺了3刀,怎么可能坚持14天?史料中‘八岁的少女’不是夏淑琴,这是个‘假证人’,故意编造事实,欺世盗名……”这便是日本亚细亚大学教授东中野修道所著《南京大屠杀的彻底检证》一书中未经调查妄作的推论。类似的文字也出现在另外一个右翼分子松村俊夫编著的《对南京大屠杀大疑问》一书中。

2000年,听到这一说法的夏淑琴感到异常愤怒。“我是睡在死人窝的孩子。”她说,“早上一家子还好好的,到下午就死光了。”

说话间,老人利落地起身,一把撩起衣服,露出腰上的伤疤给记者看。“当时这么大的一个口子。”老人用手比划着说。受伤后,她的伤口一直没有进行处理,是别人把棉花烧成灰敷在她的伤口上。

“一个堂堂的日本教授怎么可以睁眼说瞎话?”夏淑琴决定通过法律为自己讨回公道。当她决定起诉松村俊夫、东中野修道以及展转出版社后,南京市法援中心就介入了这个案子,谈臻被指派为夏淑琴的代理律师。

2000年11月27日,夏淑琴以两名作者侵害名誉权为由,向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,从而成为大屠杀幸存者在国内起诉日本右翼分子的第一人。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4年指定南京玄武区人民法院审理此案。

进入司法程序后,谈臻等人很大的一个工作就是充分举证。对夏老的特殊身份而言,“猛的一看不是个问题,但真的求证还要多方面的证据材料予以支撑。”谈臻说。

谈臻费尽周折找到了一位重要的出庭证人—当时夏家房东的侄子哈梦鹤,他在为叔叔收尸时去过现场,看到了夏家人被害后的情景。

除了夏淑琴成长过程中的一些重要证人,如亲戚、朋友外,律师查阅了夏淑琴本人的一些档案资料。重要的是,“解放前的经历要搞清楚”,谈臻说,“最终形成了五组31份证据材料,可以证明夏老的幸存者身份。”

2006年8月23日,玄武区法院一审判决夏淑琴胜诉,两名被告被判赔偿160万元人民币,但至今仍未执行。

就在夏淑琴在国内起诉之际,2006年4月,东中野修道和展转出版社在日本东京法院,以所谓其出版的专著“未损害夏淑琴名誉”为由起诉了夏淑琴。

接到日本法院传票后,2006年6月,夏淑琴决定亲赴日本,为自己的名誉和历史真相而战。东中野修道和展转出版社没想到夏淑琴会来日本应诉,开庭前慌忙撤诉。夏淑琴随即在日本东京地方法院提出反诉。

2007年11月2日,夏淑琴反诉案在东京地方法院一审胜诉,判决东中野修道和展转出版社赔偿原告400万日元。2008年5月21日,东京高等法院二审维持一审原判。今年2月5日,日本最高法院做出终审判决,判定原告胜诉,被告赔偿原告400万日元。

在夏淑琴胜诉后,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曾对媒体表示,日后针对日本刊物登出的不实的人和事的报道,拟通过与夏淑琴案一样的方式来维护历史。

南京大学南京大屠杀史研究所副所长张生教授认为,夏淑琴胜诉具有重要意义。首先,这表明日本法院并不否认南京大屠杀的事实。其次,从法律角度对大屠杀受害者的身份进行了确认。第三,也是一次对日本右翼分子的警告。

2009年3月23日,夏淑琴的日本代理律师收到了松村俊夫的赔款255.6095万日元。三天后,又收到了另外一名被告东中野修道的200.1232万日元赔款。两笔合计455.7327万日元,约合人民币31.5万元。这是夏淑琴此次获得的赔偿数额,其中还包含日本律师的代理费用。

据谈臻律师介绍,尽管所获金额与索赔主张的数额相去甚远,但就名誉权侵权案件来说,在日本也算得上是一个数目较大的案例。

夏淑琴对官司的结果也感到非常高兴,但是对这笔还没有拿到的赔款,她还没有做过多的设想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